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新疆旅游“出圈”后

发布日期:2022-08-12 12:10    点击次数:180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8月8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在乌鲁木齐市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通报,本轮疫情发生以来,7月30日至8月7日,新疆累计接待游客约882万人次,日均接待游客98万人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及时采取多项有效措施服务保障游客正常权益、稳定旅游市场秩序。目前,全疆各地文旅市场整体平稳可控。今年暑期,过去小众的新疆旅游迎来了一次盛大的“出圈”,而挑战也如影随形。

这个暑期新疆旅游“出圈”了

2011年秋,四川的户外爱好者白宇第一次去新疆喀纳斯旅行。金秋的北疆犹如打翻了的调色盘,山峦层林尽染,河水碧波荡漾,毫无保留地将满眼的绚烂送给每一位访客。从此,他便与新疆结下了不解之缘。

图/白宇提供

2020年10月,白宇带着父亲环中国自驾,新疆成了路线规划中必去的目的地。他们从乌鲁木齐出发到喀什,一路走走停停,沿途经过赛里木湖、伊犁河谷、独库公路、喀什老城和帕米尔高原,将新疆几大代表性的景点走了个遍。

得益于较近的地理位置,四川前往新疆具备天然优势。据途牛旅游网数据,四川位居今年新疆的热门客源地第四位,前三名分别是广东、浙江和江苏。自去年2月起,怀抱着“带大家去真正美的风景里深度游”的美好愿景,白宇开始带小团前往新疆自驾游。如今翻开他的朋友圈,很难不被满眼的新疆风光照片和视频所震撼。在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白宇刚结束今年夏季的第五期自驾团队,仅休息一天便要开始新一期行程。

“累归累,平日里的大美风景就是最好的奖赏。”在朋友圈里,白宇如此写道。

图/白宇提供

和白宇一样向往新疆的游客正快速增加,“新疆被全国游客挤爆了”话题登上热搜,让大众见识到了新疆旅游的热度。据新疆文旅厅7月8日披露的数据,7月以来,新疆5A级旅游景区日均接待量突破11万人次,日均接待量与6月相比增幅达201.08%;那拉提、喀纳斯、天池、赛里木湖、可可托海等景区每天实际购票人数在1万人以上;全区796家旅行社平均每天组团1446个。另据央视新闻消息,7月新疆实现旅游收入299.21亿元,同比增长23.02%。此外,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新疆旅游”笔记数量超过25万篇,甚至超过了云南、浙江等传统热门旅游目的地。

为促进旅游产业发展,今年6月新疆发布《关于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旅游业发展的通知》,不仅倡导新疆人游新疆,积极发展周边游、近郊游等,也宣布恢复跨省团队旅游,鼓励各地出台旅游包机、专列、自驾游专项奖励政策,引导疆外游客来疆消费。

营销方面,新疆也在不断推陈出新。以伊犁为例,针对短视频直播行业发展趋势,充分利用“两微一端”平台开展宣传营销,同时充分发挥“贺局长说伊犁”等抖音平台账号的宣传作用,不断提升伊犁旅游的美誉度。目前“贺局长说伊犁”抖音平台短视频浏览量已破亿次。

尉犁县:制定游客高峰期应急预案

在政策支持的同时,新疆各地也为旅游旺季的到来做足了准备。

在经典的新疆大环线旅游线路中,尉犁县是必打卡的目的地。为解决游客乘车难的问题,2021年尉犁县通过自治区旅游发展专项资金购买了20辆区间车。目前,尉犁县龙头景区罗布人村寨共有45辆区间车,可保障每天4000-5000名游客正常游览。今年,当地还开通了尉犁县城直达罗布人村寨景区的旅游公交专线车,景区和旅游路线的承载力均得到大幅提升。在住宿方面,尉犁县酒店民宿共有床位1265张,仍在进一步招商引资。同时,随着“库尉一体化”发展,库尔勒也为尉犁县的住宿业提供了强大的后盾保障。

尉犁县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为迎接旅游旺季,尉犁县制定了游客高峰期应急预案,由县领导亲自坐镇指挥,全县上下各部门派出骨干力量,开展志愿引导、引流服务。同时,由县文旅局主要领导带队,对旅游景区景点通达性和满意度进行暗访式体验,发现问题现场办公、指导整改。此外,尉犁县同步开展旅游软硬件的提升改善,改善基础设施、改善交通环境、改善服务质量,提升游客体验感和满意度。

“在自治区、自治州接连出台了《关于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旅游业发展的通知》《巴州推进旅游业加快复苏九条措施》后,尉犁县旅游业迎来了小高峰,游客人数比较往年均有所增长。”尉犁县相关负责人表示。

在业内人士看来,近期的新疆旅游热潮,受暑期出游旺季与政策逐步调整和放宽的双重影响。“政策利好同时叠加暑期旅游旺季,大众之前积累的消费需求得到释放,点燃了新疆旅游热情。实际上不仅是新疆,其他地区也很火爆。” 产业经济咨询机构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表示。

此外,随着疫情暴发后出境游按下暂停键,新疆也发挥了承接原出境游客群替代性旅游消费的作用。“由于距离和价格因素,新疆旅游一直偏小众。一是新疆与东部沿海地区主要强消费力客源地距离遥远,交通和时间成本较高;二是新疆各类旅游消费价格相对不算低;三是新疆旅游季节性非常强。”周鸣岐表示,“疫情暴发后,得益于自然环境、人文环境等因素,新疆旅游在吸纳中高端客群的替代性消费方面很有优势。”

大量游客短期涌入,新疆旅游迎“大考”

不过,短期内大量游客的涌入依然为新疆带来挑战,例如日前独库公路堵车一事,引发了广泛关注。“独库公路是双向单车道,山路十八弯,车一多就开不快,堵车其实就是游客数量超过道路承载能力了。”一位不愿具名的从业者感慨道,“我来新疆好几年了,也是第一次遇见独库公路堵车。”

为解决堵车问题,当地积极采取措施加以疏导。作为独库公路的起点,独山子区为保障游客正常通行,对行驶独库公路的车流量进行限时限量,早上8时至中午13时,每小时车流量不超过800辆。

“说到底还是因为有很多人不遵守交通规则,路边随意停车,路上任意加塞,导致车流不通畅。”白宇表示。另据白宇所述,新疆大多数景区在人流高峰期都没有足够的运力,景区观光车有时会让游客排队一个小时或以上。此外,随着近期新疆旅游火爆,住宿房源开始紧俏,不少房源上调了价格,却依然销售一空。

据文旅部于今年4月公布的《2021年度全国星级饭店统计调查报告》,新疆(不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下同)共有316家星级饭店,其中五星级和四星级占比为20.25%,三星级占比为66.14%。作为对比,云南共341家星级饭店,五星级和四星级占比为22.58%,三星级占比为54.84%。

另据疫情暴发前的2019年数据,新疆星级饭店当年实现营收22.55亿元,平均出租率为51.7%,其中,乌鲁木齐市实现营收10.36亿元,平均出租率为62.23%。换言之,2019年时,乌鲁木齐星级饭店的营收占新疆星级饭店总营收的约45.94%。

淡旺季明显成掣肘,冰雪旅游或可“破局”

在业内人士看来,上述问题的根本原因仍在于新疆旅游淡旺季过于明显。据了解,由于新疆冬季寒冷且持续时间相对较长,淡季一般为11月初至次年4月底。据新疆唯一的旅游类A股上市公司西域旅游业绩,每年6月-10月为该公司经营旺季,经营业绩主要来源于第三季度。2019年,西域旅游第三季度的营收在全年占比达61.72%,第一季度占比则为3.25%。

“新疆的旅游淡旺季区别过于鲜明,且淡季时间远超过旺季,导致住宿等资源分布不平衡。除了在乌鲁木齐,新疆的其他地区中高端酒店数量稀少。”周鸣岐表示,“另一方面,由于淡旺季明显,因此新疆景区很难按照较高标准配置景区基础设施和服务。例如若按照旺季的标准,那么淡季时这些配套就会明显过剩,出现经营亏损。”

在周鸣岐看来,虽然新疆旅游可以吸纳高端游客的出境游替代性消费,但当前的旅游产品仍难以满足此类客群的品质需求。新疆的气候环境对度假产品一直是个挑战。全国性的旅游目的地,例如厦门、丽江、西双版纳等,全年气候比较平稳,虽然旅游有淡旺季区别,但整体来看相对稳定。新疆的淡旺季明显,不同景点间距过远,且气候不适合游客长时间旅居,目前以观光为主的产品过于基础,未来通过交旅融合实现高质量发展会是较好的方向。

尚游汇文旅董事长钟晖也认为,交旅融合将成为未来新疆旅游业发展的重点。“新疆特别适合发展公路旅游文化,但需要打造出一些代表性产品。目前国内的相关市场仍在培育,若新疆能够开辟出自驾和公路旅游特色,加上公路露营等概念,将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出路,但相应的基础设施建设需要较大投入,这也是一个长期开发建设的过程。”

此外,随着北京冬奥会的成功举办,国内冰雪运动热情高涨,也或将成为新疆解决淡旺季问题的方式之一。新疆不仅拥有“人类滑雪起源地”阿勒泰,也是国内三大冰雪旅游目的地区域之一。近年来新疆积极推广冰雪旅游。截至去年12月,全疆共有72家滑雪场,已建成5S滑雪场5家、4S滑雪场5家。北疆雪场以冰雪运动为主,南疆和东疆的雪场以冰雪体验为主。

7月,热雪奇迹(融创雪世界)与新疆奥德投资就赛里木湖滑雪旅游度假区达成战略合作,热雪奇迹将为度假区提供全面的运营管理服务,引入全方位的品牌特色内容,热雪奇迹赛事、营地、训练中心、俱乐部活动、会员服务等也将落位。按计划,赛里木湖滑雪旅游度假区将于今年雪季开业运营,预期成为又一冰雪旅游热门目的地。

复星爱必侬也于日前宣布,签约位于新疆阿勒泰地区富蕴县可可托海国际滑雪小镇的度假公寓项目,未来将与新疆诚宏通达置业有限公司共同打造可可托海西街六排房爱必侬棠岸。届时,复星爱必侬将运营和管理区域186间客房、全日制餐厅、特色餐厅、酒吧等配套设施。据悉,这也是可可托海第一家针对“雪友”,可提供全天候服务的酒店式服务公寓。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郑艺佳

编辑 李铮

校对 陈荻雁